我乃半路和尚,因优秀不够,发量尚多,常感恐慌和焦虑,不得不保持学习,丝毫不敢停留。若问此生所求,唯头上再也无发,证明我已成真佛。